大四女生治愈后又隔离28天,没有感染一人!听听她的硬核总结……

发表时间:2020-03-02 08:48:38

来源:[来源:三湘都市报]

三湘都市报记者 丁鹏志

2月26日,邵阳洞口县的大四女生许鹿(化名)安全度过出院后的14天隔离观察期,回到了家中。“虽然回家了,但我还是想再自我隔离14天,这样更安全一些,也不会给家人和周围人带去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1月21日,许鹿从武汉实习单位回家后的第六天被确诊新冠肺炎,经过16天的精心治疗,2月12日治愈出院,后被安排在县城酒店隔离观察(详见本报2月21日A03版 16天从恐惧到喜悦,领悟生命和幸福)。她曾告诉三湘都市报记者虽然她没能躲过病毒,但庆幸的是,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家人无一人感染。

(三湘都市报2月21日A03版相关报道。)

3月1日,三湘都市报记者再次联系上许鹿,了解她和家人的“战疫”故事。

确诊前

叮嘱家人:买口罩、戴口罩

“我是1月21日从武汉坐高铁回家的。在回家的途中,我一直戴着口罩,一刻都没有摘。”许鹿告诉三湘都市报记者,因为从武汉回来,也了解过疫情情况,所以当爸爸和弟弟开车到车站接她之前,她就反复跟他们叮嘱“买一点酒精,买口罩,戴口罩”。

回家的时候,爸爸和弟弟坐在主副驾驶位置,许鹿坐在后排,开着车窗,她的口罩一直没有摘。许鹿说:“当时爸爸和弟弟可能会觉得我有点儿啰嗦,觉得没有必要。但现在回想起来,我当时的啰嗦是对的。”到家后,许鹿第一时间找到村干部进行了汇报登记,并一直坚持每天测量体温,回家后就没有再出门。

与家人保持距离,使用公筷

1月22日,许鹿的姑姑回来看望奶奶。“因为回来后前两天体温正常,我也一直以为自己会没事,加上当时我们这里的情况并没有武汉严重,所以心里有点放松。”许鹿说,“当天中午,爸妈、叔叔、婶婶、姑姑等一大家子人都在奶奶家吃的饭。吃饭的时候,我还是很不放心,要求大家一直使用公筷夹菜。”

许鹿说,在跟家人进行交谈的时候,她都会刻意保持着距离,不与他们面对面。许鹿的弟弟今年16岁,看到姐姐回来后总是想与她说话,“每次当他凑过来的时候,我就会下意识地后退一步,说话时也是侧身与他错开,避免面对面讲话。”

说起与家人的亲密接触,有件事一直让许鹿难以释怀。“在奶奶家吃完饭后的当晚,我4岁的堂妹要到我们家去跟我一起睡,当时我也没有多想,便同意了。当晚,我还是坚持没有跟她睡一边,而是分头睡的。”后来,在许鹿确诊住院治疗期间,堂妹突然发高烧到38.5℃,“当时把我吓坏了,生怕她也被传染了。好在经过一系列检查诊断后,只是普通的发烧。”

“这件事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怕。也许是当天的‘分头睡’起到了一定作用吧。”许鹿这样自我安慰着。

(3月1日,许鹿度过出院隔离观察期后,一边在家里进行自我隔离,一边看书学习。受访者  供图)

隔离期

母亲掰着手指头度日

1月31日,许鹿被医院确诊为新冠肺炎。与此同时,与她有过密切接触的奶奶、姑姑、堂妹等亲人也被医学隔离观察,许鹿的父母和弟弟是最密切接触者。

“起初许鹿因发烧去医院的时候我以为是普通感冒,并不是很担心。但她去了医院之后在那里隔离就没回来,所以我们当时每天还是给她打电话,问她结果怎么样,确定了没有? ”许鹿的妈妈梁女士(化名)告诉三湘都市报记者,“当听到被确诊后,如晴天霹雳,心顿时悬了起来。”

之后,她和丈夫、儿子就被医学隔离观察,禁止出门,疾控中心也立即过来给他们家里进行了全方位消毒,并指导他们要佩戴口罩、开窗通风。

从那以后,梁女士就天天提心吊胆,既担心自己和亲人被感染,又担心女儿的病情,“天天掰着手指头算,今天是第几天了,明天是第几天了,还有多少天。真的是度日如年!”

为了让许鹿不担心他们,还有及时了解她的病情,每天早上,梁女士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给女儿打电话,报平安,询问情况。“每次挂了电话后,都会忍不住偷偷掉眼泪。”

父亲故作淡定安抚家人

在家戴口罩,不准出门、开窗通风、每天搞卫生消毒……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,让梁女士一时间没有适应过来,除了每天拖地消毒外,整天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她天天望着手机,想给女儿打电话,又怕打的次数多了影响她治疗。“隔离刚开始那几天,我不停地量体温,基本每过一两个小时就要量一次体温,看看自己有没有发烧。”

“我老公见状就不停地安抚我,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,要我放心,不用担心女儿,会没事的。”梁女士说,“他表面上看起来像没事一样,但我知道他心里也在担心女儿,好几次我都看到他坐在椅子上默默地发呆。”

慢慢地,梁女士的情绪也稳定了下来,开始主动找事情做,“我年前买了一些做手工布鞋的材料,准备闲时做布鞋。我就把这些材料拿了出来,每天在家里做布鞋。这样也可以转移一下注意力。”2月10日,在做完咽拭子检查后,一家人解除了隔离观察。虽然自己安全了,但她对女儿的牵挂却一直萦绕心头。

2月12日,许鹿治愈出院。“看到女儿从医院大楼里走出来那一刻,我心里悬着的那块石头才算是真正地落下了。”梁女士说。

如今,许鹿已经度过了出院后的14天隔离观察期,但她回到家后仍然决定再自我观察14天。“现在她基本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出门,单独使用卫生间,饭菜都是我给送到门口。但我还是有一点担心她的身体状况。”梁女士说。

感触

嘘寒问暖的电话让我更有信心

梁女士告诉三湘都市报记者,他们家就在马路边上,村里一些出行的人经过她家的时候都会走到马路对面去绕行,“看到他们避而远之的样子,心里还是有点难受的。但是,我能理解,毕竟疫情防控不可以不重视,情有可原。”

“当然,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我们敬而远之的。”梁女士说,在隔离期间不能出门,有的邻居经常把一些萝卜、白菜等蔬菜放在他们家门口,然后打电话告诉她,还有镇上、村里的干部们也对他们很关心,除了每天安排人上门给他们量体温外,还关心他们的生活状况。“元宵节前,村支书谢书记给我打电话,问家里还有没有菜,我顺口说了句‘冰箱里面的菜都吃完了’。元宵节当天,谢书记就给我们送来了鸡蛋和肉,还有油豆腐等。事后我才知道,给我送来的这些菜都是她从自己家里拿出来的,真的是挺感谢她的。”

“每天我至少会给他们家打一次电话询问情况,然后会派人去给他们送口罩、消毒、量体温。”村支书谢书记说,自疫情防控阻击战以来,村支两委干部和党员志愿者们都坚守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,对进出人员进行体温测量,并对湖北返回人员及有密切接触人员进行“点对点”服务。“只要疫情还没结束,我们就一直会保持高度警惕,为群众织好‘防护网’。”

许鹿也表示,“真的很感谢我们的镇、村干部和好心的邻居们,在我住院期间,正是他们嘘寒问暖的电话和对我家人的照顾,减少了我的紧张和担忧,让我更有信心战‘疫魔’。”


三上悠亚 波少野结衣 女教師玩具化計画 电影